— Lynn —

【超蝙】A Pinky Day

跟你们嗦!这个作者妹纸敲可爱的!!!

甜饼侠:

> by@甜饼侠<


 


【一个声明:和之前那篇不一样!只有设定和少部分语句相同!这篇是我删了重码的产物...........至于上一篇.....上一篇(因为想写虐中途又改主意打算写甜所以画风不太对劲的那)实力sucks所以已删档】 




【希望人民群众再给我一次机会】




【小(?)甜饼一发完】




分级:PG-13


 


配对:Superman/Batman


 


摘要:天空变粉了,原因不明。


 


字数:5308字


 


发布时间:2016/06/05


 


写在前面:一切人物形象崩塌、文笔问题、嘲讽海王都是我的锅。


 


 


 


 


 


1.


 


那真的是很棒的一天,超人想。


 


天空毫无缘由地泛着粉色的云霞——就像是在迪士尼乐园里甜得软绵绵的粉色棉花糖,摊位总旁挂着些精神饱满的氢气球、很受孩子们欢迎的那种——柔软的颜色与流动时细微的渐变涌动都勾人想起童年时细碎的美好时光。


 


而他就那样走在街上,背着不那么时尚的公文包和的确很老土的眼镜,作为平凡的克拉克·肯特,在这座明日之城里享受着这粉色一天的清奇画风。


 


他想起布鲁斯——下巴长得像个屁股的那位联盟顾问——的扑克脸。耳朵尖尖像天线,护目镜遮住巨好看的蓝眼睛,嘴唇抿成数学老师见了会大加赞赏的标准直线,僵硬的端着。


 


可爱极了。尤其是当他上周带着扑克脸批准了自己准备了大半周的真情告白的时候。


 


嗯,趁着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粉色日,说不定还能拿个拍拖一血。


 


克拉克·痴汉·肯特傻笑着脑补了一路布鲁斯抛着蝙蝠镖跳脱衣舞。


 


路过的闪电侠表示此事蹊跷。


 


 


 


 


2.


 


钢骨倒是觉得那天天气怎么看都很诡异。


 


今天正巧轮到他在瞭望塔值班,这使得他拥有了一个不错的观景位置。


 


不过他并不care。


 


粉红色的天空,啊,仿佛是满天的粉色泡泡大军。他机警地在监视屏前眯起眼睛,难道又是某种奇形怪状的外星小怪兽毫无实际意义的进攻?又或者是联盟里某个人拥有的外太空粉丝团?或者是他们上次去太空刷副本时忘记带上亚瑟招致了这位和鱼说话的海王隐秘的怒火?


 


不过海王估计是没办法把粉色泡泡吹上天的,他又想了想,否定了这个怪异的想法。


 


海王他太弱了。


 


好吧,那可能是莱克斯卢瑟?他看上去足够有想法。


 


钢骨的大脑凭借着优异的黑科技急速运转:那些粉色的红霞一定含有某种物质发生器——辐射、氪石粉末或者别的什么破坏光线——而遥控的开关就藏在只有莱克斯知道的某处,还有一小会或是一阵子,他洋溢着邪恶笑容的脸蛋就会出现在每一块屏幕上,告诉所有美国公民他的阴谋即将实现……或者所有人的大脑已经被控制了,很快,而很快,他们就会傻乎乎地将选派投给莱克斯,让他实现自己美国总统以及统治世界的妄想。


 


莱克斯,那个聪明绝顶的优秀大佬,说不定还会干点更出格的事情,钢骨沉着地想。像让全世界的人类齐声唱起rap啦、黑进正义联盟系统放个色情视屏啦(钢骨表示作为一个十九岁的好少年他一点也不期待这个,真的)、破坏金融系统让蝙蝠侠破产然后联盟从此就不可能在任务结束后惯例地来一场小龙虾庆功宴(钢骨对这一条尤其害怕)、跳进瞭望塔大厅给钢骨来一个“断子绝孙拳”让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诸如此类。


 


钢骨向后投去害怕的一瞥。


 


他将视线集中在屏幕上,瞪着明明白白的“犯罪率:0”。那个数字比他看到拥有浓密黑发(等等,莱克斯的发色是什么?钢骨疑惑地想)的卢瑟还触目惊心。


 


他怀疑起是某种光线让人们被精神控制了,以至于全世界只有他还神志清醒。这个可能性在他脑中发酵,膨胀地越来越大、越来越可信服,他的血压上升,肾上腺激素愉悦地蹦跳起来。


 


那么——这就是钢骨拯救世界的时刻了。他斗志昂扬地想。


 


 


 


 


 


“嗨闪电,”他大声说,“给我带个披萨上来好吗。要十二寸,黑椒牛肉的,加芝士边,钱我下次还你。”


 


闪电侠表示你上次的钱还没还。


 


 


 


 


3.


 


这天的戴安娜有点郁闷。


 


不在瞭望塔值班,联盟也没什么紧急活动,所以那粉色的半天她打算乔个装去逛街。


 


她本来想约露易丝的。她最爱的品牌出了最新的姨妈色口红,就在今天开始发售!


 


她一直觉得战斗时涂口红会很有趣:除了可以给那帮颜值不及格的反派们一些精神上的打击(什么?你说毒藤女好看?睁大你的眼睛——她的皮肤是绿色的!),甚至...也许还可以给那位伟大的蝙蝠侠蠢蠢的下巴上印上一个热情的吻喔。


 


她沉浸在那个有关“顾问下巴上神秘的唇印”的幻想里笑着飘了起来。


 


然后露易丝就在电话里残忍地告诉她不约。理由冠冕堂皇,她要追踪一个明星的花边新闻。


 


“你认识他吗?我知道你就算不是人也知道!(你什么意思,神奇女侠插话道,不过露易丝选择了不回应)他超帅的,而且从来不出绯闻,今天他却和一个…好吧我不得不说长得不怎么样的十九线小明星闪婚了!”


 


“祝你明天上头条。”戴安娜只好简洁地说,“不过我可不会帮你带口红的。”


 


“喔。”露易丝冷漠地回应到,“我会让布鲁斯给我带一箱的。以及我的文章当然能上头条。赌一个超人抱枕。”


 


“等等!为什么蝙…布鲁斯会给你带口红?”戴安娜非常心酸。


 


“因为我知道他的小秘密。”露易丝神秘的说,然后果决地挂了电话。


 


电话这端的戴安娜再一次飘了起来。


 


她现在不想逛街了,她只想在空中唱着歌揍怪兽。


 


“沃利。”她沉默了一会后按下留言键,“帮我去大都会第五十三大街带两管CB(请假装这是个可爱的品牌)的口红,最新款姨妈色也就是九号。以及我不会付钱的,你可以假装这是战损找蝙蝠侠报销。”


 


她想了想,加了句,“晚上一起在瞭望塔开个趴吧,我知道今天大家都没事。通知的任务交给你了。”


 


正在过语音信箱的闪电侠表示这真是一个充实的下午。


 


 


 


 


4.


 


蝙蝠侠今天闲得很蛋疼。


 


反派们特别乖,街头巷尾也没人干些不良营生,打架斗殴都甚至都销声匿迹无影无踪。阿克汉姆里一众人等怂恿看守人员给了他们一副跳棋和几副牌,现在小丑和哈利正在激烈地下国际象棋(谁输了谁就脱一件衣服,规则明明白白地写在墙上),杀人鳄、企鹅人、谜语人与毒藤女在兴致勃勃地玩二十四点(顺带一提,企鹅人开始每局都输因为他无法将自己的眼睛从毒藤的绿色巨乳上移开,直到后来他摘下了那副小小的眼镜情况才有所好转),软泥和冷冻人在跳钢管舞,其他一大群杀人狂魔在饶有兴趣地吹着口哨观赏他们热辣的舞姿。


 


丧心病狂,不过也没什么不对。


 


哥谭今天很安静,可能多多少少得益于这粉色的天空,最伟大的侦探披着布鲁斯韦恩的外衣,凝视玻璃窗外瑰丽的粉红穹顶。


 


它看上去好柔软。


 


少见的、细嫩的、可爱而微妙的粉色,渐变式地铺满天空,洋溢四方,唤起很真实朴素的幸福感。它看上去好极了,让行人脸上露出不自禁的微笑,让哥谭的严厉守卫想起阿尔弗雷德的特制小甜饼。


 


哎呀,饿了。布鲁斯·我就是爱吃小甜饼你来打我呀·韦恩忧郁地低下头看了眼正在发出不那么文雅的咕声的肚子。


 


“阿尔弗雷德,我能要盘草莓小甜饼吗。”他用他能做到最不可怜兮兮的声音说道。


 


他的肚子适时地发出了一声咕噜声以示支持。


 


“当然可以,先生。”口音优美又自带嘲弄的管家波澜不惊地说道,“鉴于你今天如此幸运的无事可做。”


 


哇,这真是不可思议,布鲁斯心里驻扎的小人跳了起来,夭寿啦阿福今天如此之轻易让我吃小甜饼啦!


 


难道是这粉色的天的辐射作用让阿福失忆了?他突然紧张起来。或者这个是假的阿福?刚刚的话是自己的幻觉?


 


无论如何,阿福说这种话多半不是什么好事。他推算了一下,有差不多六分之五左右的概率是阿福还有后半句话没说。


 


另外六分之一是他在做梦。


 


他摆出听话的姿态,“我会少吃点的,但今天确实是个摄取糖分的好日子……阿尔弗雷德?”


 


“我以为您最近摄取的糖分够多了。”阿尔弗雷德镇静地说,不为所动。


 


嗯……这可是个自相矛盾?伟大的蝙蝠侠的大脑在一瞬间有些当机。阿福为什么不说下半句话?


 


然后他猛地意识到他可敬的管家刚刚抛了个可怕的双关。


 


“所以,与我分享点经历吧,先生。”管家躬下身带着点令人难以置信的笑意说到,“排遣点糖分。”


 


布鲁斯僵硬而缓慢地转过头,脸上的复杂神色难以言说。


 


 


 


 


 


 


通讯器里的滴声及时中止了尴尬的对视,蝙蝠侠向管家侠致以抱歉的示意,按下接听键。


 


“闪电。”他以真诚而感激的语调说道。


 


“布鲁斯!”闪电为蝙蝠侠的欢迎态度感到受宠若惊,“是这样,今天晚上在瞭望塔有个趴,是戴安娜组织的,九点。基本上联盟里的所有人……呃我说的不包括蓝甲虫动物侠震波红火箭那些…你懂的,我知道你没见过他们……我是说你经常见到战力不算凑数的那些(比如我,他带着因蝙蝠侠友善语调而犹存的好心情补了一句,换来对面笑着的“那可真遗憾”)。你一定要过来,真的。”


 


他咽下“因为需要你报销账单”的最后一句,斟酌着要不要提戴安娜口红的事。


 


“我来负责报战损,明白。”哥谭的大蝙蝠心情不错地说,抬眼看了下表,八点零二,“我会早点到。”


 


“以及…我联系不上超人所以可以拜托一下你吗?”沃利想了想还是说了下这件事,无关痛痒,他想,至于口红到瞭望塔上再想办法。


 


阿尔弗雷德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开了免提!布鲁斯几乎要不顾形象喊出声。为了澄清些什么以及打破点沉默——该死他为什么当时会想开免提?


 


他的脸色僵住了,从热情到亲切至友好滑向勉强飘到蝙蝠侠式的扑克脸。


 


电话那头有好一阵子没传来声音,闪电几乎要以为是通讯坏了。过了大概有三十秒(在通话时三十秒就好像一整堂数学课,不是吗),他才听见对面的回复。


 


“好。”


 


蝙蝠侠式的、低沉的、喑哑的。


 


通讯断了。


 


 


 


这太诡异了,闪电想,我可是什么也没说呀。


 


他挠了挠头,将通讯接到哈尔。


 


 


 


 


5.


 


闪电侠表示这粉色的一天难以忍受。


 


从街上傻笑的超人开始,一个个都在搞些什么名堂!他愤恨地想,莫名其妙又毫无道理!


 


他去买钢骨让他捎的披萨,这在平时用不了多久,今天却出奇地困难。联盟常去的那家披萨店排起了长队——别的店他们不太信任因为可能有卢瑟捣鬼,上次超人在堪萨斯一家无证经营的披萨店里就吃到了粉氪石,(小闪想到这里耸了耸肩)谁知道那为什么不是绿氪呢——而作为超级英雄他不能够插队。


 


他排了三个小时,久到他觉得自己闪电侠的名号就是个笑话,遥遥无期的队伍让他希望扎塔娜可以出现为他变出一个“十二寸的、黑椒牛肉味的、芝士夹边的”披萨好使他脱离这苦海。


 


事实上他也行动力很强的做了:他打了扎塔娜的电话,收到一份语音留言。


 


“你好,我是康斯坦丁。如果你有幸听到这份留言,那么扎塔娜正在和我约炮,请勿打扰,感激不尽。”


 


他挂了电话,抬头望了望粉色的天。


 


不会是康斯坦丁那家伙搞的鬼吧,就为了约个炮?他揣度。


 


他就在胡思乱想和对康斯坦丁的小小诅咒中排完了可怕的长队。期间他检查了七次语音信箱,用高速快进看了十四部肥皂剧和八十三部盗版电影,趁人不注意绕着地球跑了九百二十一圈,还顺手帮大都会浇完了花。


 


去去晦气,他想。


 


戴安娜的留言在第七次检查语音信箱时蹦了出来,瓦利其实很想拒绝,不过只可惜他没什么胆量去回绝这位联盟老大姐。要是回绝了,哼哼,从今以后戴安娜的八卦座谈会估计是没有对自己开放的可能了。


 


他光速去戴安娜说的店里看了一眼,队伍真长,真的。


 


于是任劳任怨的闪电侠咬咬牙,在排完了披萨的队后,又屁颠屁颠地抱着那个散发着黑椒香味的盒子跑到不远处市中心的大楼里继续投身于高尚的排队事业中。


 


排队时他打电话给联盟里不知道在哪的成员,被迫以正常速度。他耐心的沟通,拿出做警察的全部耐心,用光速抖着腿。好在伙伴们很配合,打完第八个电话后他想,就是超人不知所踪(他还在傻笑吗?他想到),而蝙蝠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太友善。


 


他踌躇了一会,然后意识到自己刚刚忘记了海王。


 


 


 


 


 


 


更诡异的事往往发生在后头。


 


在派对进行了两个小时以后——天空变成了深粉色,不过并不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那种——他晕乎乎地走进卫生间,这很正常因为戴安娜今天将音乐放得格外之响而沙赞就像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小学生一样聒噪地上蹿下跳。


 


他扶着镜子,捧起水洗了把脸。他需要一点可贵的清醒,在这粉色的疯狂一天里,他得安静地思考下这一天全都是幻觉的可能性。


 


他对着镜子发了几秒的呆,脑海里一片空白。


 


就是那时,就是那个他愣在那里连哲学问题也不想思考的那一刻,有一些微妙的声音从身旁的隔间里飘了出来。


 


很难以描绘的声音。


 


他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肌肉紧绷,瞳孔骤缩,大气不敢出。他告诉自己一定是听错了,这一定是幻觉,和今天粉色天空大超的傻笑披萨店匪夷所思的长队扎塔娜的语音留言蝙蝠侠的莫名其妙一样,魔法产生的幻觉。


 


他伸出颤抖的手够向水龙头。


 


然后是一声清晰的、并未减弱反而更响了些的、男人的呻吟。


 


确切的说,是一声惊喘。那种他在porn里有幸得闻、今日亲身耳濡的,充满了情色意味的那种。


 


再然后是木板撞击声。


 


轻微的布料摩擦声。


 


压抑的啜泣声。


 


 


 


他打开水龙头,让水流过手心。


 


以正常到甚至有些缓慢的速度,他洗完脸,迈步走向门外。


 


他关上了门。


 


什么都没有看见——他站在门边深呼吸警告自己(然后一声高昂的呻吟挤进了他一片空白的脑海,他不愿承认那听上去像谁,赶紧向前又走了几步),什么也没有。


 


那声音听上去是两个人,他想。两个男人。


 


努力地,他把那些声音挤出脑外,让劲爆的音乐声从耳道流入空空如也的大脑;努力地,他深呼吸,用最快的速度在心中默念我什么也不知道六个大字;努力地,他在想象世界里构建一些可笑的故事来分散注意力,譬如海王在和鱼谈恋爱。


 


他想象呀想象。


 


两个超级英雄在洗手间里做爱,这太赞了。闪电最终自暴自弃地放弃了忘记那些声音的企图,专心地回忆。要是拍成小黄片一定很不错,真的,有人拍他一定买正版,以后排队时就看这个。


 


他想了很久,直到他觉得再也无法推断出更多的信息,才拍了拍衣服站起身,打算加入正在放声歌唱的钢骨大声嘶吼以释放压力。


 


他知道那个被进入的是谁,不过他觉得记住这个没什么好处。至于另一个人,他不知道,也没什么兴趣知道。


 


他笑了一下,解开了这个小小的心结。向前迈开步。


 


下一秒超人从洗手间出来,脚步稳健,面色红润,脸上翩翩然挂着比早上更胜一筹的傻笑。


 


他们同时看见了对方。


 


闪电侠的内心划过一道晴天霹雳。他和超人用看变态的眼神互相对峙了几秒,直到超人用一种尴尬的姿态向他问了个好,快步走向其他某处。


 


沃利在心里骂了今天的第一句脏话。


 


 


 


 


6.


 


超人今天的心情真的很好。


 


天上的云晃晃悠悠地浮动着,有的平滑如莱克斯的光头,有的则粗糙似那个三天两头来试图勾引起他注意的小粉丝毁灭日。它们都被天空映成了蜜糖般的粉红色:像冰镇西柚果汁、口红绘制出的艺术作品或是水彩的印象派画作,抽象又精致,模糊又激动人心。


 


今天的美国有着粉色的天空,澄黄的太阳和给超级英雄们的一个短暂休假——试问哪一样不足够让人感到最衷心的愉快呢?


 


更何况,托这粉得令人发指的天空,他还拿下了恋爱的一血呢。


 


 


-END-


 


也许应当写在最后:第一次将自己写的东西完整地填完并且发出来,感到无比幸福。同时深深害怕自己写得花式咸鱼——所以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评论,除了人身攻击都热烈地欢迎——我殷切的希望你能喜欢。


 


PS. 这篇文章会有一个NC-17的后续,有关大超和老爷的洗手间pwp,不出所料一周内会抽出一天码完。以及关于无证经营小店披萨里加粉氪的梗我也会暗搓搓地写一篇夹带私货的文……不过因为脑洞开得太多现在还有十四个在它前面所以遥遥无期【望天






     

评论
热度(64)
  1. 乱序和-AAA- 转载了此文字
  2. Lynn-AAA- 转载了此文字
    跟你们嗦!这个作者妹纸敲可爱的!!!

2016-06-06

64 -AAA-